我校艺术学院长北教授精彩解读世界文化视野下的江南园林

发布者:吴健雄学院 发布时间:2021-11-17 浏览次数:10

20211114日下午,著名学者、江苏省文史研究馆馆员、我校艺术学院长北教授应邀在东南大学健雄书院报告厅,为吴健雄学院师生做了题为“世界文化视野下的江南园林审美解读”的健雄书院高端人文讲座。吴院各年级近60位同学听取了本次高端人文讲座。陆挺书记主持讲座。

 


长北教授分几个方面对园林审美进行解读:江南明清私园、日本园林、西方园林、江南公共园林——中西方审美的融汇。她首先从江南明清私园讲起,逐一鉴赏作为世界物质文化遗产的苏州九座园林、扬州两座园林以及江南五大园林、杭州园林,为同学们展示出一幅幅瑰丽的诗画图卷,让在座的每位学子仿佛身入其中。她讲到,个园以“四季假山”闻名:秋山黄石映以枫林,即使三伏之日,也让人生出秋景烂漫之感;冬山以宣石堆砌,点点荧荧似皑皑残雪,墙上二十四个风洞营造出风声,以形、以声渲染出隆冬意境。她总结江南园林个性说,“江南各地园林各自巧借天然形势,有效地避免了无景造园生出的蹇促之感。镇江园林得江山之壮阔,无锡园林得太湖之淡远,杭州园林得西湖之烟波,南京园林有十朝古都的轩昂大气”。谈到有些园林因为保护工程被改造,失去了原有的美感意蕴,先生的语气变得沉痛。如二分明月楼新修以后,起峰的假山不见了,地面粼粼水波的般的“旱园水做”也遭损毁。;无锡蠡园入门原有假山窄弄障景,过窄弄,眼前豁然洞开,宝塔与太湖一静,一动,一竖,一横,一华彩,一淡泊,美得令人窒息!今人不谙障景,将蠡园扩成大园,假山甬道尽拆,宝塔与太湖成了艰难走完空旷绿地之后的尾声,元气彻底涣散,对比美也荡然无存!她引用陈从周先生话说,“一个好的园林管理者,他不但要考查园的历史,更应知道园的艺术特征”,“很多名胜地点,为了扩大空间,更希望一览无余……大是大了,得到的是空”。今天的人可以另建大园。将江南小园改造成为大园的愚蠢做法,让许多见识过此园原貌的人扼腕叹息。

 


接着,长北教授用自己实地考察的经历,向我们介绍了日本京都、奈良、金沢等地的园林。日本人擅长在人间营造出大自然的幽深闲寂,营造出寺庙与自然相融相洽的意境,拂去重建痕迹,将人工不露声色地化归自然,给人古老悠远的审美感受。长北教授还引用东山魁夷的话说,“在自然风景中,我感知到作为天地根源的生命的跃动”,“风景是心灵的镜子”,“一个国家的风景就象征着这个国家国民的心灵”,“清澄的艺术,能够拯救迷乱中人的心灵”,“整个日本的美的世界,是靠某种程度的缓慢才得以成立的”。

 


在西方园林中,长北教授讲到法国凡尔赛宫、德国无忧宫、维也纳美泉宫,认为西方古典园林是自然的忠实移入,人工显露,不加掩映,中国古典园林虽由人作,宛自天开;西方古典园林重视几何化、秩序化的人工美,中国古典园林则是中国人心灵的诗篇。别看草坪单纯,那高低起伏、背阴日照,光与影变换,单纯中有着丰富的明暗对比美。中国园林中天人合一的宇宙观为西方人激赏,西方园艺家说,中国的造园家不仅是植物学家,也是画家和哲学家

在江南公共园林中,长北教授特别赞扬中山陵与雨花台烈士陵园既借鉴了欧美纪念堂样式,又有对中华陵墓建筑甚至明清江南园林的借鉴。她认为“雨花台陵园兼高峡平湖、密林修篁、田园风光、幽谷叠瀑与中式小园于一身,既有旷远宏大,又有曲径幽深,其境界之宏大,为古代私园不能望其项背;钟山风景区更是万杆林木,郁郁葱葱,吞云吐雾,气象万千。那是自然和人工、历史和现实交融而成的华章。”

最后,长北教授指出,在世界走向现代的大背景下,人们理当以开放的胸襟接纳异邦文化中的先进成分;理当珍惜、爱护和发扬中华传统文化精粹;理当透过江南园林文化,追寻江南文化中的的创造精神。当下,年轻学子特别需要有一双识别真善美与假恶丑的眼睛。

 


在提问交流环节中,长北教授耐心细致地回答了同学们的提问,提出自己别具视角的观点。长北教授“世界文化视野下的江南园林审美解读”讲座,在热烈的掌声中圆满结束。

 

心得感想选摘:

通过本场讲座,除了江南园林之外,还对日本以及欧洲园林有了初步的认知,感受到了中华园林中内蕴的天人合一的传统文化,以及别开洞天的精巧设计;同时也知道了,不能只关注园林的名气大小,要学会真正地去欣赏园林本身,传承其中的古典文化精粹。

——2019级 周致远


长北教授用她独特的文化视野和细腻富有灵性的语言,向我们展示了江南与世界其它地区各自的园林之美。通过她的讲述,我能够真切地感受到被赋予了人类种种审美理想的园林之美。我仿佛一下子从所在的环境中解放出来,随长北教授一起踏足那人类的闲静之地。

——2020级 苟元博

 

长北教授对江南园林艺术的审美解读极大地丰富了我对园林建筑艺术的认知,让我们领略园林不同布局风格和物象摆放间设计细微处的不同风情;与此同时,中国园林建筑保护中产生的问题值得年轻人思考,保护中华文化瑰宝,是我们义不容辞的责任。

——2021级 陈  卓


江南园林大多建于明清时期,是当时江南地区尤其是苏州扬州经济繁荣文化昌盛的体现。园林建筑注重个性的创造,以小见大,用借景等手法在一个狭小的空间内概括天地。经过历年的改造,有些园林得到了修复,有些则在修复中被毁坏,这十分可惜!如果能多尊重原来的空间布局和设计理念,现存的江南园林就不会被作为为纯粹的旅游景点。    

——2021级 庄嘉林


(文:陈博羿    图:仲启航    编辑:蓝新蓓)



最近更新
当前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