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健雄简介

发布者:吴健雄学院 发布时间:2018-12-01 浏览次数:773

 吴健雄-伟大而平实的一生

  生命的足迹

小学毕业后,吴健雄以优异的成绩考人苏州第二女子师范学校。在那里,吴健雄见到中国著名思想家胡适。之后吴健雄在中国公学读书时正式成为胡适的学生,胡适“大胆假设,小心求证”的思想对吴健雄后来的科学研究产生了深远影响。吴健雄在给胡适的信中特别提到,除了父亲吴仲裔之外,胡适对她一生的影响最大。

1912年 5 月 31 日 ,吴健雄出生在江南水乡—太仓浏河的一个书香世家。伴着父亲吴仲裔的人格启蒙,吴健雄在吴仲裔创办的“明德女子职业学校”接受了小学教育。思想开明的父亲是吴健雄幼年成长的重要引导者,吴健雄曾说“我的父亲是一个教育家,他超越了他的时代”。幼时的吴健雄眉清目秀,十分讨人喜爱。小名叫薇薇的她,从小就没有太多言语,小时也和许多小孩子一样,是由背诵诗文、识方块字和算学方面起步学习的,在这些学习中,吴健雄已显现出了超常的智力。

1930 年,吴健雄被保送到南京中央大学数学系。一年后,一直以居里夫人为典范的吴健雄出于对物理学的喜爱,从数学系转入物理系。在中央大学的六朝松下、大礼堂前,在图书馆里,在科学馆内,在北极阁山脚下的女生宿舍内,在居里夫人的学生、中国著名物理学家施士元,以及物理系方光圻、张钰哲、倪尚达等名师的教习熏陶下,废寝忘食地进行物理学的前沿研究,走上了探求科学真理的道路。

 1936年,吴健雄在父亲吴仲裔和叔叔吴琢之的支持和资助下,离开家乡远赴美国留学。从最初在加利福尼亚大学柏克莱分

校求学,到毕业后在史密斯学院、普林斯顿大学任教,直至普最后在哥伦比亚大学退休,吴健雄经历了博土、教授、美国科学院院士、美国物理学会会长…多次学术上的飞跃,登上了事业的顶峰,名满天下,世人瞩目。                

 科学巨人

 吴健雄事业辉煌,婚姻和家庭生活也极为美满。1942年5月30日,吴健雄与后来也成为著名物理学家的袁家骝走进了婚姻的殿堂。在漫长的人生道路上,吴健雄和袁家骝生活上互敬互、学术上互相鼓励,在当代科学家中演绎了一出最现代也最传统,最绚烂也最感人的 的爱情传奇。

 “一个人不会光靠着聆讲听课、熟背公式或是进行例行公事的实验就可以成为一个好科学家”,“更为要紧的是培养究竟事理的习惯、冒险的精神以及观察和推理的能力”。吴健雄的老师劳伦斯曾说过,吴健雄是他所知道的最有才能的女性物理学家,她是位会使任何实验室都生辉的得力人物。

 1936年8月,24岁的吴健雄远渡重洋来到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柏克莱分校物理系求学。两年后,吴健雄正式开始了后来给她带来巨大声誉的原子核物理实验。

 1944年吴健雄以一个外国人的身份参加了“曼哈顿计划”,她的一项关于铀原子核分裂后产生的氙气对中子吸收截面研究的实验结果,解决了核反应堆因放射性惰性气体—氙的影响而使核分裂反应停止的问题,对“曼哈顿计划”的完成起到了重要的作用;1957年,吴健雄和她的小组经过艰难的实验,首次验证了李政道、杨振宁提出的“在弱相互作用下宇称不守恒的理论,从而使这两位中国科学家获得了1957年的诺贝尔物理奖。该实验也同时论证了电荷共轭不守恒和中微子的二分量理论,开辟了物理科学的新纪元;20世纪60年代,吴健雄又进行          了包括双β衰变实验在内的系列实验,这些实验对量子力学的完备性做出了有力的论证。吴健雄一生还发表了100余篇科学论文,并与袁家骝先生合写了《实验物理学方法:原子核物          理》,与莫斯科夫斯基合写了《β衰变》等享誉物理学界的著作。

 吴健雄在中央大学求学时就以居里夫人为她的典范,但她完全没有想到的是,不到20年后自己则成了“中国的居里夫人”。由于吴健雄在实验物理学领域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使她在科学界乃至整个世界都享有至高的荣誉。1958年,吴健雄获选成为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士;同年,她成为使普林斯顿大学打破百年传统而将荣誉博士学位破例授予女性的第一人;1964年,吴健雄得到美国国家科学院的“康士托克奖”;1975年,吴健雄成为美国物理学会历史上第一位女性会长;1976年,美国总统福特在白宫亲自向吴健雄颁发了国家科学勋章;1978年,吴健雄成为以色列沃尔夫奖的第一位获奖者;1990年,南京紫金山天文台为表彰吴健雄为人类科学事业所做的卓越贡献,特别将他们发现的编号为2752号的小行星命名为“吴健雄星”;1994年,吴健雄入选中国科学院第一届外籍院士;吴健雄还被包括母校东南大学在内的国内外二十多所大学聘请或授予名誉教授、名誉博士学位。吴健雄把自己的一生献给了物理学。她的杰出的成就使她当之无愧地成为拥有“世界最伟大的实验物理学家”、“原子核物理的女王”等美誉的科学巨星。


 心系中华

 作为一个中国人,吴健雄深深地热爱着自己的祖国。从1936年离开祖国到美国求学,到1997年去世,吴健雄在美国生活了整整61年,她的故乡情、爱国心却丝毫没有改变。她以自己是一个中国人而自豪。她最爱穿的服装是中国的旗袍,最爱吃的是中国菜,最爱喝的是中国茶,她的客厅最醒目处挂的是几幅著名国画家的作品,她书架上有很多中国古书。特别是在客厅的茶几上,有一个大理石圆盘,盘中用清水养着南京的雨花石。她最爱说的是中国话—吴健雄有时在和外国好友谈话时,会不自觉地说起中国话来。吴健雄最出名的一个故事是有一次她演讲时太过投入,居然将物理公式像中国字一般在黑板上由右向左写了出来。1962年2月吴健雄回到祖国宝岛台湾,这也是她离开祖国20多年之后第一次踏上中国的土地。1973年9月22日,吴健雄和袁家骝夫妇终于回到了他们魂牵梦绕的祖国大陆,受到周恩来、邓颖超、邓小平等党和国家领导人的亲切接见。这是吴健雄最心潮难平的一刻,因为从此她有了直接报效祖国的机会。

 自此以后,吴健雄几乎每年都要回国访问和讲学。她十分关心祖国的科学事业,她曾经对北京的正负电子对撞机、合肥的高步辐射加速器等实验设备的研制讲展给予了极大的关注。她也时刻关心着祖国的教育事业,并对祖国的高等教育和乡村基础教育作出了重要贡献。1988年,吴健雄以毕生积蓄在纽约设立“纽约吴仲裔奖学基金会”,用以奖励明德学校优秀师生,帮助添置必要的仪器设备、图书资料等等。作为东南大学的杰出校友,吴健雄非常关心东大的建设与发展。1988年,吴健雄、袁家骝夫妇为东南大学欣然题词“母校的新气象和新精神给我们很深的印象”。1990年,东南大学聘任吴健雄为校务委员会名誉主任、校了友总会名誉会长、名誉教授。1992年6月6日,在我校90周年校庆之际,为了表彰这位杰出校友并勉励后学,学校将原“科学馆”更名为“健雄院”,将“分子与生物分子电子学实验室”命名为“吴健雄实验室”。夫妇二人为表达他们对母校后辈学人的提携与期望,特意在我校设立了吴健雄、袁家骝奖”,以奖励年轻有为的教师。为促进物理学科的发展,吴健雄、袁家骝夫妇还出资100万美元,设立“吴健雄、袁家骝科学讲座基金”,用于资助一流的物理学家到东南大学和南京大学讲学。

 永恒的魅力

 吴健雄充沛的活力、独特的个性、高尚的品格和优雅的气质,使她身上散发出一种特有的魅力。

 在吴健雄的生活中,科学研究是最重要的。在她40多年的科学生涯中,最为科学界所称道          的就是她精确而细致的研究风格和永不疲倦的求索精神。在实验室里,吴健雄总是那样精力充沛,活力四射,以至她身边的人都深深地受到感染。吴健雄个性中最突出的地方,是质疑和挑战精神。在费米等大权威对自己的“宇称不守恒”实验的价值公开表示怀疑时,吴健雄不仅没有退却,反而信心更加坚定,工作更加努力。在完成“宇称不守恒”实验后,吴健雄说,“永远不要把所谓不验自明的定律视为是必然的”。

 吴健雄淡泊名利、雍容大度的胸怀和助人为乐的品质,在海外华人中是非常有名的。不知有多少留学生受到吴健雄无私的帮助,不知有多科学家,尤其是华人科学家受到她伟大精神的感染。

 不矜夸,尚自然,端庄优雅,机敏睿智,谦虚和蔼,平易近人,这是最本真的吴健雄,也是最有魅力的吴健雄。凡是同吴健雄接触过的人,都会为吴健雄身上自然流露出的那种朴实的优雅和灿然的睿智而倾倒。

 1997年2月16日,吴健雄因病在纽约的家中与世长辞,国家主席江泽民发出唁电对吴健雄的逝世深感惋惜。她的骨灰被安放在明德学校的校园内。东南大学建筑系为这位著名校友精心设计了墓园,世界著名建筑师贝聿铭先生对设计进行了审定。墓园通过两个球体精妙地表现了她通过实验验证的“在弱相互作用中字称不守恒”这一科学论断。华裔诺贝尔奖获得者李政道书写了墓志铭,杨振宁题写了墓园名。

 1999年,为纪念吴健雄伟大的一生及辉煌的科学业绩,中国政府批准在东南大学校园内建造吴健雄纪念馆。2002年5月31日,在吴健雄诞辰90周年之日,纪念馆将隆重揭幕开馆。

 伊人已逝,吴健雄的科学精神和崇高品质,将永垂人间。天上有颗“吴健雄星”,那是智慧之星在为我们启明。

 (文:李震 江雪华)

最近更新
当前热点